我把天聊死啦= =

莫奢望莫强求。

正式种草 西府二师兄擀面皮臊子面!
西北大学西门外面右边那条早市街上我也不知道那街叫啥名字。
前天晚上来吃的削筋面油泼,今晚吃的臊子面干拌。是这几天在西安吃的面里最好吃的了!
西安这边的豆芽都是豆子大芽短,脆脆的,一改黄豆芽在我心中的稻草形象,油泼辣子不是很辣,但有干辣椒过烫油的新鲜香味,
美滋滋~
分量也超多,小份碗居然比我脸还大
第一次吃了一半就吃不下了这波居然差点吃完了
美食催人肥啊(´இ皿இ`)

想要一套!(做梦…

52toys小助手:

还记得经典动画《猫和老鼠》里的打斗场面么?加拿大艺术家Jeff de Boer 脑洞大开预设了有一天老鼠和猫爆发世界大战来,正如动画一般激烈的打斗,那是不是应该穿点什么?于是他便依照中世纪的风格,制作了一系列给猫和老鼠穿的盔甲。

下图展示是老鼠的盔甲

点击链接阅读全文更精彩:http://www.52toys.com/post/1017957.html


【未授权翻译/侵删】【Not Stupid.bysimoneallen】【蠢萌不是蠢】

【Hilson】《蠢萌不是蠢》(六)

“豪斯!我知道你在里面,开门!”威尔森对着紧闭的门大喊道。

最终威尔森来到了豪斯的公寓门外。他把医院豪斯经常会躲的角落都找了个遍,也没能搜寻到这位诊断专家的身影,而后又确认了他的摩托车也从停车场了消失了,于是就跟来了他家。

他举起手又敲了敲门。

“自己拿钥匙开!白痴。”门的另一边传来怒吼。

“我忘在医院了,”威尔森也吼回去,为自己的所为感到懊恼。他当时忙着担心豪斯,以至于忘了回办公室拿上公文包,豪斯住处的钥匙就放在那里面。“快点,让我进去。”
门开了,露出豪斯怒气冲冲的脸,“你能别吼了吗,”他埋怨道,“你会打扰到邻居的。”

威尔森嗤笑一声,“说得像你多关心你的邻居似的,”他说道,“上次我还听他们在谈论呢,说是半夜爬起床求你别弹电吉他。”

“那有助于我放松,”豪斯一瘸一拐地穿过客厅,把自己抛进沙发,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。

威尔森走过去挨着他坐下,“所以,”他又恢复了平日的不急不缓。

“所以什么?”豪斯打断他。

威尔森叹一口气,“告诉我,这一切是怎么回事?”
“什么是怎么回事?”豪斯问到。他又把自己锁起来了,和以往一样,每次遇到涉及他自身感受的问题他都会把自己锁起来。

“噢,别这样。告诉我。”威尔森仍坚持着。他把小臂支在大腿上,这样就能伸长脖子更好地把豪斯的表现收入眼底,“你像只地狱里放出来的蝙蝠,乱冲乱撞跑出病房,一直跑到你自己的小地盘上才停下来。很明显她说的有什么触及到了你。”

“我只是不喜欢她。”豪斯耸耸肩,并不看他的眼睛,“跟她说的鬼话没有任何关系。好了现在能闭嘴让我看电视了吗,要是去做晚饭就更好了。我要烤薄饼。”

“晚饭不会给你做烤薄饼的,早饭就是薄饼。”威尔森说道,“好了别转移话题了。”

豪斯暗自嘀咕了几句,转了转眼珠,“你能别提这件事儿了吗,什么事儿也没有,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!我只是厌烦了与那位疯子小姐说话,所以决定回家。”

威尔森靠上沙发背,说道,“好吧。所以,她只是开玩笑说我们是同性恋。这不是第一次了。通常你也会这么说。”他倾身向前,像是想到了什么。“确实,”他缓慢地说道,“你总这样说。喔,哦!你只在没有陌生人在的时候说过。她伤到了你的男性尊严!”

豪斯一把掼过自己的拐杖,使劲地敲击地面,然后借力站了起来,在威尔森身前绕来绕去,狠狠地盯住他,“你他妈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他暴躁地怒吼。

威尔森睁大了眼往后靠去,远离了豪斯突如其来的怒火。

“你为什么会这么说?”豪斯怒道,“你觉得因为是同性恋,我就没有男人味了吗……”他猛然停下,像是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。

威尔森瞪大了眼,直直地看着他,“我……什么?!”他努力地想要理解豪斯话里的意思,“但是你……不是……我是说,你不是吧……你是吗?你从来没说过!”

豪斯注视着他,面上的表情与凡人并无不同,威尔森觉得那可以称之为,悲伤。

“你在责怪我?”豪斯转身向卧室挪去,那之前,他平静地问到。

威尔森注视着豪斯的背影,好一会儿,他闭了眼,将头埋进了掌心。真是糟透了。



*废了太久感觉自己已经不会说人话了,哎。晚安。

谁能想到白叔当年还是只会吐舌头的嫩澜孩。

晚安。

做了一张龙哥献吻gif,开开心心ヾ(´▽`;)ゝ
乱入两张白叔款手机壁纸
这两天沉迷剧抛脸水仙

深夜沉迷拼图(2)
【我的眼里只有你】
【我的后背给你】
这最后两张了
睡了睡了